设为主页 收藏本站 凯风地图
QQ图片20160603172427.jpg
22.jpg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云岭视角 > 正文

警惕“无生老母”等邪教“变种”

2017年09月14日 08:37    作者:丁子    来源:凯风网    [纠错]

  毋庸置疑,邪教作为世界公认的三大毒瘤之一,其严重危害需要我们高度警惕。但从一定程度上来说,邪教的“变种”更需警惕,其危害性不仅不亚于邪教本身,而且迷惑性更甚一筹!

  日前,据凯风网披露,日本ANN电视台7月31日报道,日本“奥姆真理教”变种“阿莱夫”在札幌有一处新建的最大据点,在当地频繁活动并招揽信徒。这引起了日本相关人士和当地居民巨大担扰,自发组织各种抗议活动。

  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

  日本“奥姆真理教”的恶行已不用赘述,该教1995的实施的地铁沙林毒气事件曾举世震惊,教主麻原彰晃也已被日本政府依法判处死刑。如今,该教以“阿莱夫”的名头出现,并不代表其已脱胎换骨,仅仅只是改头换面而已,危害性同样巨大。

  其实,邪教“变种”并不是“奥姆真理教”所独有,这种现象在古今中外许多邪教组织中比较普遍,危害性已引起了各国政府的高度关注。

  首先,“变种”后的邪教,其邪教本质并没有丝毫改变。

  教义与脱胎的邪教组织一脉相承,同样推崇教主崇拜,同样盘剥信徒,同样反科学、反人类、反社会,同样谋财害命,同样危害社会……。在这一点上,古今中外各类邪教组织高度雷同。

  中国的“法轮功”邪教组织,1999年被中国政府依法取缔后,该组织出现了诸如“法轮圣王”、“无生老母”、“虚一灵母”等等多种“变种”组织。如:“法轮功”变种“慈悲功”,其创始人肖郧模仿“法轮功”建立“慈悲功”辅导总站,逐渐形成严密组织,其学员曾达到900余人,扩展至湖北、湖南、江西等地。据公安机关查明,从1998年6月起,肖郧不仅大肆敛财,而且涉嫌借练功之名,先后奸污的女学员至少有4名。肖郧包装自己的行径为“明慧双修”,称与他“双修”可“转化业力”“长功”。肖自称“圣王”,给与之发生性关系的女子命名为“明慧母”。胡说她们“从高层次空间掉下来”,为他护法,助他“度人”,导致受害女学员,有的家庭离散,有的身心受到重创。

  臭名昭著的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,就是原“呼喊派”成员赵维山带着一批人从“呼喊派”中衍生出来、自立门户、变异而成的新的邪教组织。其他邪教组织诸如“灵灵教”、“被立王”、“主神教”、“门徒会”等,也均与“呼喊派”有不可分割的联系。

  其次,邪教组织“变种”的目的很多时候是为了规避打击,为自身利益和组织苟延残喘赢得生存空间。

  对于邪教,各国政府的态度是鲜明的,极力进行打击与限制,但结果有时却不很理想,多数情况只能将其消灭于一时而难以彻底根除,往往是“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”。从邪教组织发展变异的角度出发,我们能发现一个简单的规律,就是邪教组织自我保护能力很强,绝不会消极被动,坐以待毙,而是会随着社会环境的变化,不断的掩饰、伪装、修正自己,不停的改头换面,从而发生变异,出现“变种”。

  据史料记载,明代一位名叫王森的人创立了秘密教门“闻香教”,从明朝万历初年到清朝嘉庆二十年,传承十几代,前后递传200余年,数易其名。王森原为白莲教徒,因为明代政府严厉查禁白莲教,王森为逃避明政府对白莲教的镇压,借口因得到“妖狐异香”改名为闻香教,后又称东大乘教、清茶教等,以及后来由其徒子徒孙改头换面、新瓶装旧酒,重新包装出来弘通教、红封教等各分支,这些邪教组织历经明清两朝,传教范围曾遍及许多省份。

  英国媒体2016年12月11日报道,全英最大的教会“圣三一普林顿教会”领袖尼基·甘力克牧师专门发出警告,称韩国邪教“新天地”教会在英国改头换面,成立“为了基督”教会并大肆发展信徒。据称,该教会与韩国李万熙创立的邪教“新天地”有勾连,不断向信徒灌输,李万熙是“倡导者”,是应该接受崇拜的“新约翰”,教义充满了欺骗性。为此,“圣三一普林顿教会”伦敦教区已就该邪教发出正式警报,并联络相关教会共同应对。

  再次,邪教“变种”组织欺骗性更强,迷惑性更大。

  绝大多数“变种”的邪教组织的创始人,原本就是“变种”前邪教组织的成员。正因为原先是邪教信徒,他们一方面深谙邪教组织教义,另一方面,也对邪教组织传播教义、发展组织、控制信徒等手段一清二楚。一旦作为母体邪教组织被打击取缔,一些信徒便改换门庭,自立山头,甚至旗帜鲜明的反对作为母体的邪教组织,借以招揽原先的信徒。

  在这一点上,脱胎于“法轮功”的各类变种组织很有典型意义。“法轮圣王”、“无生老母”、“虚一灵母”等等“变种”组织均与“法轮功”做了一定程度切割,如改变邪教名称和教义,不断以新面孔示人,容易使一般群众因真假难辨而受骗上当。同时,这些变异组织又主要以原“法轮功”人员为欺骗对象。2014年,赤峰市警方破获一起“法轮功”变异组织“无生老母”案件。该组织头目张玉芝借用“法轮功”的经文,说“李洪志讲的‘两极生太极,太极生无极’,李洪志为男,属阳,自己为女,属阴,即是与李洪志相对的另一极”,还说“李洪志九讲的经文已经传完,现在到了自己向世人传播第十讲经文的时刻了,三届内的法,即‘世间法’,三届外的法,即‘出世间法’,两个法是不能同一个人传的,李洪志传的“法轮功”‘世间法’,传了‘世间法’就不能再传‘出世间法’,‘出世间法’只能由自己来讲”。该组织发展成员的对象主要是原“法轮功”人员。原“法轮功”人员都有参与“法轮功”活动的思想基础和经历,这些“法轮功”人员因多次受到打击处理,已对逃往境外的李洪志集团失去信心,而且家庭、女子、亲属等均劝其不再信奉“法轮功”,他们在脱离“法轮功”后,一是“法轮功”的思想仍然存在,二是本身精神又出现极大空虚。此时,张创立的“无生老母”便乘虚而入,宣称“娘”会带领这些人员“找到回家的路”,将其引入自己所创的“无生老母”组织,其“护法”多为“法轮功”原骨干分子。

  德国末日邪教组织“Alaje from the Pleiades”,该邪教通过网络传播进入中国,声称现在地球处于黑暗力量统治之下,阿斯塔·谢兰是地球的守护者。该组织宣扬末日毁灭和劫持,带有反政府倾向。Alaje的主张进入中国后,被“银河联邦”邪教组织头目郑辉拿来进行了本土化改造,加入更多佛教概念,变成了东西方元素夹杂、不伦不类的附佛外道,在短短几个月内发展出数万名信徒。2015年7月,广西南宁市某区人民法院依法认定“银河联邦”为邪教组织。

  “银河联邦”邪教教主郑辉

  由此可知,邪教问题具有长期性、复杂性、严峻性的特点绝非危言耸听。对于邪教组织及其变种,那种“毕其功于一役”的想法绝非现实,只有我们时刻保持警惕之心,以“除恶务尽”的态度长抓不懈,才能真正彻底地铲除邪教组织滋生蔓延的土壤。

【责任编辑:流星雨】

分享到:
11.7K

关于我们 | 编辑信箱

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6338号
滇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