偶尔炒股,请问炒股要天天守着吗?还是偶尔一个星期看一下?

Q1:请问炒股要天天守着吗?还是偶尔一个星期看一下?

这要看你是做短线,还是中长线了。做短线的话一般需要经常守着看,做中长线就不需要这样了,只需呀在重要的档口看一下就可以了!

Q2:想交几个炒股票的朋友,偶尔聊聊股票有兴趣的加我

不错

Q3:有时候为什么股票突然瞬间拉升

这是挖坑洗盤走势,主力迅速的补回打压失去的筹码.
现在刚刚回到挖坑前的价格,後期空间很大,第一目标13元左右.

Q4:炒股有瘾怎么回事

炒股上瘾容易,戒掉很难!看看这篇文章就知道了
股票有双击和双杀,投资人自身一样有。很多默默无闻的人靠着某个或者某年的经典战绩,业绩飞升而人气暴涨,这其实就是一个双击的过程。本身这无疑是 件幸运的好事,但如果由此被赞誉绑架最终只会自己把自己骗了,那时惨烈的双杀几乎不可避免。投资的剧情里新鲜的桥段不多,主角换得勤而已。商业世界的一个 铁律就是:凡超额收益,必具有高深壁垒。这一颠簸不破的真理,不会因为我们是做股票投资的、也不会因为我们选择的投资风格不同而改变。
成 功 的投资必然是困难的,长期要想获得超额收益更是难上加难,它会对所有的风格都一视同仁。只不过,不同的投资风格和策略难在不同的地方而已。我有时候想,最 可怜但又无可救药的人是怎样的?不学无术?懒惰?愚蠢?其实都不是,而是不识好歹。不够聪明可以用勤奋弥补,懒惰和不学无术若有贵人相助也可。不识好歹就 麻烦了,本来是害你的人当做恩人,明明是帮你却被当做敌人,这辈子还有好吗?重点来了,股市里这样的人可真心不少。
投资就像是在一片最熟 悉 的土地上周而复始的耕作,旅行却是到处寻找不同的风景和体会不同的生活。用恒定保守原则下投资赚的钱,去不断实现新奇的旅程,该是多美好的人生?但如果做 反了:总是用各种新奇的招数在股市碰运气找快感,却最终既没赚到钱还被绑死在电脑前,那又是多么可悲?
无知、浮躁和自负,可能是投资中最 危 险的三个弱点。但比这三个单项更麻烦的是复合型的危险,比如无知+自负就升级为了愚蠢,无知+浮躁就沦为了赌徒,而三者皆中就是典型的“愚蠢的赌徒”。由 此可知,持续学习、戒骄戒躁、拥有自知之明并且诚实面对自己,是避免成为愚蠢赌徒的必要前提。
驱动着人们去做加法(效率最优化)甚至乘法(加杠杆的效率最优化)的根本,其实是一颗贪婪而浮躁的心。当然世界上有天才,但赌自己会是天才这种小概率事件却不明智。然而人们宁愿追逐不明觉厉的美梦,也懒得去思考投资最本质的规律和最质朴的方法。
炒股上瘾容易,戒掉很难!看看这篇文章就知道了
让大家看看中国股市是怎么回事,什么是技术面!
开盘收盘预先设定
马钢股份(600808)是被我从1999年7月5日的3.97元打到1999年12月9日的2.68元的。
这可以说是平淡的日子,我不用担心自己那每月12000元的薪水和奖金。所有的一切,调研部门和研究部门已经做好了,我只要按照他们定好的重要数据去做,包括开盘和收盘价格。有些事情我是不知道的。
我控制的帐户里有13亿元,怎样用这笔公款来为大众造福是我们公司高层的共识,我知道,每一个牛股赚的钱,都要落到他们兜里一大半。
通知分部配合是下面的工作,但有时候我也做,就用电话通知。当我说明天让他们卖出100万股时,他们无法判断本部的真正进出,让他们买进100万股,也可能是我们总部对敲过去的,意图不在拉高,可能反而在出货。然后他们按照下线去通知,共有18条线,每条线20几个分部,每一个分部有10个到50个帐户。18条主线是我们总部挨个通知。
1999年12月9日,上面让我打起来,吸纳1000万股筹码。我知道打压筹码快光了,要保持主动,并把外围资金弄迷糊,就要做上去两天。这时候我从研究部的某个领导口中,知道马钢是要拉到6元的……
看着把马钢打得团团转,有一种成就感,控制别人命运的感觉,但也有危机感。我觉得成功的人都是同时活在这两种感觉之中的。
科技股狂涨,马钢已经跌到了历史低点,这为吸货创造了良好的氛围,第一个漂亮的碗底做出来以后,我已经拿到了3000万股的筹码,加上本部的2亿股,有2.3亿股了,但我们的目标是吸纳到4.5亿股,完成大牛市主升浪前的绝对控盘。
W底做成了,3.4亿股的筹码到手。外面的股评说,马钢做出双底,可以看高至3.5元。
第二天晚上,主任告诉我:“明天开盘2.78,收盘2.73,最低2.66。”
终于吸足4.5亿股了,马上就启动了,晚上回去,先得告诉妹妹买几万股,然后是邻居那个老婆子
往下打给“老鼠仓”运粮
2000年3月14日,我老老实实地往下打,给研究部主任的老鼠仓运粮。
这小子真黑,竟有不下400万股的接盘在2.70元下面,因为长期的操盘,我可以感觉到量至少比平时多了400多万股,蛀虫。
昨天他让我打到2.66元最低价,在正常情况下,吸了这么多的货,不可能再给外面低价2.66元了,不知道这400万股里有我们老总多少。
我在下面也有100万资金,我已经让邻居老婆子去帮我买了,为了不起眼,分为六个营业部,10个帐户,买了10多天了,30万股,平均价格是2.68元。
抛出一亿股还涨停
明天,马钢将展开全面分仓布局。股评界的放量突破,我们叫全面分仓布局。
开盘,我就几十万、几百万股的往外抛。到中午,已经抛出了将近1亿股,真是过瘾。
这1亿股,都被我们下面的分号吃掉了,已经进了几千个帐户里面。以后这样的布局还要继续,但手笔会小一点了。
马钢涨停了,抛出1个亿,还涨停了,不可思议呀。
我的抛出就是信号,我一抛,他们分号就打,我再抛,再打,上下配合如此默契。
第二天是小规模分仓布局,外面管这个叫洗盘。也对,你看不懂我们在干什么,当然就被洗了。
第三天是涨停。“今天是7100万。开盘3.47元,收盘3.43元。”我一般都是早上接到这样的通知。偶尔也在晚上。
于是,我们总部在高开出货,分部在逢低吸纳,做了一根小阴线,带量。
“马钢有出货迹象,仓轻者观望,仓重者考虑部分出局。”股评界如是说。
压单竟被几口吃掉
今天有人进场买进1000多万股,超过了正常的阶段跟风限度。这个阶段的控制,应该不允许单一帐户进来这么多。可买进的帐户简直连我们的打压盘都吃,一点行业规矩都不懂。正常的话,他们应该看得懂的,压单是吓唬散户的,我们挂的230万股竟被几口统吃。
“是谁把这件事泄露出去了?”研究部的小王和我面对着老总。
“从现在开始我监督操作,到做完了再处分你们俩。暂时继续你们的工作。暂时在这里横一个月,或者打下去15%。”老总走了。
部门的计划是横一个月。马钢在3.5元横了一个月,做放量出货状。明眼人可以看出欲盖弥彰的做盘痕迹。
那个买进1000万的人在这里出了500多万股,我们也算没白折腾。
天天的巨量买卖枯燥无比,4月6日、7日,马钢再次向上突破。开始有人大力推荐。
总部进货掩护分部出
“出货!”研究部发出命令。4月10日、11日的两根小阳星是在出货,但我感到接盘的人太少了,绝对没有办法满足要求,我也让老太太给我出了20万股。
“再打上去!”研究部又说。我的20万股出去了,这一次内部的人都吃不准了,这股票外面的人可怎么做呀。
出货彩排结束,又是一轮冲锋,两三个涨停。
2000年4月17日,我接到买进4000万股的指令,而没有告诉我开盘和收盘价在哪里。只有到出货的时候才不限定价格,出货的时候很多东西是失控的,有时候散户就会抢出高价来。
我感到是在出了,分部一定在出。今天开盘就往下掉没有接盘了,我感到卖压很重,我就慢慢买进一些,后来卖压轻了,我就大手笔买进。买进的方法是连续大手笔打高,惟恐别人看不到有人买。
庄家和跟风界两种人,有不同的手法和思路。就像现在的出货区域的打高已经不再采用早市横盘,中盘打高,而是采用在大幅振荡中打高了。
正在做盘,主任来了,说:“最高价格做到5.98。”
这个就是出货的做盘暗号。自认为是短线高手的在刀尖上舔血,进场搏杀。也有些听了马钢准备重组消息的人,进场做长线。
17日晚上,我破例见到了老总。向他汇报今天的做盘情况。他告诉我总部资金有点问题,明天要我出掉4000万股。
我回去分析了一下,可能明天总部出,分部进。资金有问题,我才不信。这样来回的进出,就把外面的反解密系统破坏了,也制造了大的成交量,散户就是喜欢量大。其实我们从国外进的几千万元的解秘软件不怕被反解秘,但这样还是最好的操作方案。
分部进货掩护总部出
“明天往下出。”老总亲自召我,就是因为出局是最大的一环。
18日,我在开盘后往下出货,感到来自分部和散户大户的跟风单子不少,但还是达不到全面出局的要求。
到了21日,在连续几天的振荡后,头部隐隐若现。
“怎么办?”研究部小王不敢做主了,找到老总,把解秘单子给了老总。
“这些都是来自外面的抛单吗?”老总问。
“是的。我研究了一下,很分散,没有联系的。”
“现在在这里是不好做了,一定要再往上打。可以打到6元。”老总在另一份计划书上盖了章。
我们内部有一句话———失败了,就打上去。公司1996年做上海石化,计划拉到6元,可在6元没有出去,就拉到了8元。
4月25日,马钢在6.24元收盘。26日,6.26元开盘就计划往下打的,可是被跟风的抢出个6.36元来
股市上最危险的股票就是具备了向下出货条件的股票,就是它营造的人气和氛围足可以让庄家往下打着出货,也有很多的人买。
4月26日的出货就是向下打着出的。
公司所拥有的帐户内存股票被我大量抛出,跑出的量在收盘才得以精确统计,扣掉分部进的,出掉了2300万股。
现在的出货已经达到最高区域出局要求,要向下进入次级出货区域继续出货了。
后天是“五一”长假,有的人会出局过节的。研究部门决定与其让散户出货过节,不如我们先出个痛快。
27日,股价被分部的抛压打到了跌停板上,快若闪电的一招。如果散户要出货过节,就挂跌停出,有大批散户看到跌停,就决定不出了,在节后寻求好价。散户就是散户,没有纪律。
最后出货玩尽花样
4月28日,5月9日、10日,走出双阴吃长阳的走势。我们拉了一天,出了两天。
我很清楚有多少人被套在了里面,其中的一部分人,只要不让他再看到6元,他永远不会出来,这是在5元上方横盘,引诱接盘的前提条件。否则,大家都要出来,就没有我们出的了。
在5元上方的次级出货平台上,出掉了20%多一点的筹码。在这个平台上,我玩尽了盘口暗示等花样,制造每一天的直线拉高,曲线打压出货,盘口的大接单,股价跃跃欲试的弹性,高委买,高内盘,攻击组合K线等。其实全是为了骗人进来。最成功的还是制造了5元是底部的假象,每一次破5元都回来了,为以后的跳水继续出货准备。
2000年5月25日,我被通知离开研究部,下去搞调研。我们去“化工”搞调研,看到工厂窗户都破了,用塑料封着,鸟在窗洞里飞进飞出。不过他们对护盘费等要价很低,我们顺利谈成。
“XX公司”的开价过高,我们就放任它的绩优形象去孤芳自赏
炒股上瘾容易,戒掉很难!看看这篇文章就知道

Q5:我是新手,我该怎样炒股

多学,多听,慢进市!

Q6:我是新手怎么学习炒股

跟我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