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主页 收藏本站 凯风地图
QQ图片20160603172427.jpg
22.jpg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警钟长鸣 > 正文

【原创】“三赎基督”让我不堪回首

2018年08月08日 14:38    作者:蒋丽花(口述)佳佳(整理)    来源:云南风    [纠错]

  我叫和蒋丽花(化名),今年50岁,是云南省迪庆州维西县维登乡的一个普通村民。丈夫温柔体贴,两个孩子孝顺懂事,家中有6亩田地,喂养着60多只牲畜,还在村里开了一个小卖部,不但给村民购物提供了方便,也为家庭增加了稳定的收入,一家人的生活说不上富裕,但也还吃穿不愁,其乐融融。

  可我们这个令人羡慕的家庭却有着一段不堪回首的经历。1991年10月,已有两个儿子的我到乡卫生院做了绝育手术,没想到手术没有成功,之后我又怀上了第三个孩子,孩子引产后,我又得了妇科炎症。1993年3月我又到县人民医院做了第二次绝育手术。反复的手术后,体质虚弱的我一下子病倒了,每天不是打针就是吃药,但病情始终不见好转,家里家外的大小事情,也全由丈夫一个人操持,家中经济来源也越来越少,丈夫还在百忙之中带我到处寻医问药。

  记得那是2000年的夏天,有个外地男子来到我们村“传福音”,得知我家的情况后,就跑到我家对我说:“大姐,我是信‘三赎基督’的,信这个教很灵,神会保佑你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,只要你信‘三赎基督’,你们全家人都会得到平安,你的病也不用打针吃药,只要每天诚心‘祷告’就能治好你的病”。在这人花言巧语的煽动下,我动心了,心想既然有这么好的事,不如先信了试试看。

  从此“祷告”传“福音”成了我每天从早到晚必须做的事,听不进家人的规劝,固执的我相信“三赎基督”能保佑我“逢凶化吉”,相信“祷告”能治好我的病,能给我一个健康的身体,我还经常把家里仅有的一点生活费也缴纳了“慈惠钱”。随后的时间里,我们家里的田地荒芜了,家庭经济没有了来源,生活也陷入了困境。丈夫也因我的执迷不悟经常与我争吵,借酒消愁,最终离家外出打工。两个孩子也去了外婆家,再也不回来。

  为了把我从邪教的泥塘里拉出来,村干部和村里的亲戚、朋友还有一些志愿者经常来到我家里劝导我,告诉我“三赎基督”是邪教组织,他们所说的“生病不用打针吃药,用‘祷告’就能治病,人死后还会复活”等全都是骗人的谎话。在得知我的病情后,乡干部还给我送来了很多营养品,还和志愿者一起把我送到了县医院进行治疗,通过医院的精心治疗,我的病也慢慢地好起来。

  从医院回来后我见到了日思夜想的丈夫和孩子,我慢慢醒悟了:如果不是自己沉迷于“三赎基督”,忙于“传福音”,我的家庭就不会陷入这样的困境,丈夫和孩子也不会离我而去,这些都是我自己作的孽啊。当着村干部、志愿者和亲人的面,我愧疚地对丈夫和孩子说:“我保证从今天起,再也不信‘三赎基督’了,我们一起好好过日子”,看着丈夫和孩子的笑脸,我流泪了。

  从那以后,我们一家人和睦相处,靠自己勤劳的双手种庄稼、养牲畜、开小卖部……家里的日子一天天好了起来。今年年初,我还当选了我们村里的妇女组长,我们家也被评选为全乡的“四美”创建示范户。

  延伸阅读:

  “三赎基督”即“门徒会”邪教。“门徒会”邪教是陕西省耀县农民季三宝1989年冒用基督教名义、盗用《圣经》内容而创立的地下非法邪教组织。有些地方又称为“旷野窄门”、“三赎基督”等。1995年11月,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发布《关于转发〈公安部关于查禁取缔“呼喊派”等邪教组织的情况及工作意见〉的通知》,其中将门徒会明确认定为邪教组织。

    版权声明:本文系“云南风”独家稿件,欢迎广大媒体转载,请点击下列网址按要求转载。

  http://www.yunnanwind.com/daohang_54285/201606/24/t20160624_3977462.shtml

【责任编辑:青秧】

分享到:
11.7K

关于我们 | 编辑信箱

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6338号
滇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